中國書畫網 > 藝術市場 > 鑒定 > 齊白石山水畫藝術價值到底幾何

齊白石山水畫藝術價值到底幾何

來源:美術報 作者:admin

  2015年初,深藏不露多年的郭秀儀舊藏巨制齊白石《山水十二屏》橫空出世在市場,高達10億元的起拍價令人瞠目。相比較齊白石最擅長和著名的花鳥草蟲畫與水族畫,他的山水畫藝術價值到底幾何?他的山水畫特色是什么?他的山水畫曾遭受到怎樣的非議?他的山水畫價位與市場行情是多少?

齊白石山水畫藝術價值到底幾何

  在繪畫題材上,齊白石是個全能畫家,但他畫花鳥草蟲、水族蝦蟹最多,人物畫的數量居次,山水畫最少,在數量上連十分之一都不到。齊白石早期在為友人秋江畫小品山水畫時曾題“余不為人畫山水,即偶有所為,一丘一壑,應人而已。”,可知對于齊白石來說,山水畫是“偶為”之作,并不是像花鳥草蟲那樣大量創作的。齊白石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畫了少量的山水畫,不少是應人之請畫的。如他1922年為畫友凌直支畫的山水畫,畫上題“直支道兄”,都是圈內朋友所賞。英國藝術史家蘇立文曾收藏了齊白石的一幅山水畫,是“乙丑”年(1949年)畫的,齊白石在畫上題句“白石強畫并題舊句”,說明如果不是專門索畫的話,他一般已經不畫山水畫了。

  齊白石很少畫山水畫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應該是與他在1917年重來北平不受重視,特別是與當時北京畫壇流行的“復古”山水畫風格格不入,受到非議排擠有關。要知道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北京,云集著一大批以山水畫著名的畫家,如溥儒、陳師曾、溥雪齋、蕭謙中、胡佩衡、陳少梅等,這些以“湖社”和“中國畫學研究會”為主的山水畫家,畫風基本是傳統“復古”派的,主要是學習宋元、明四家和清“四王”的,當時的收藏市場也是追捧他們的,而齊白石那種獨具創新的山水畫自然不被接受,備受冷落。一些人甚至罵齊白石的山水畫是“野狐禪”,對此他曾在畫中題詩道:“山外樓臺云外峰,匠家千古此類同,卅年刪盡雷同法,贏得同儕罵此翁。”“吾畫山水,時流誹之,故余幾絕筆。”

  1928年,胡佩衡為編輯《湖社月刊》雪景專刊,特請齊白石畫一幅雪景山水。齊白石畫完題道:“余數歲學畫人物,30歲后學畫山水,40歲后專畫花卉蟲鳥。今冷庵先生一日攜紙委畫雪景,余與山水斷緣已二十余,何能成畫?然先生之來意不可卻,雖丑絕,不得已也。”對此,他發出感嘆,“余畫山水二十余年,前清以青藤、大滌子外,雖有好事者論王姓為畫圣,余以為匠家作。然余畫山水絕無人稱許,中年僅自畫借山圖數十紙而已,老年絕筆。”道出了自己的無奈。

  齊白石在一幅“己巳”年(1929年)畫的山水畫中自作詩道:“何處安閑著醉翁,愁過窄道樹蔭濃。畫山易酒無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風。”完全是他自己當時山水畫缺少知音少人問津的自況寫照。

  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齊白石的山水畫個人風格已初步形成,但由于圖式過于新奇,筆墨超級寫意,與當時流行的復古、細密、工整的山水畫風格差距太大,能欣賞接受他山水畫的人屈指可數。在另一幅山水畫中,齊白石自題道:“余重來京師,作畫甚多。初不作山水,為友人始畫四小屏,褧公見之未以為笑,且委之畫此。畫法從冷逸中覓天趣,似屬索然,即此時居于此地之畫家陳師曾外,不識其中三味,非余狂妄也。”可知,當時齊白石的山水畫除了陳師曾外,知音寥寥。1932年,徐悲鴻為齊白石選編《齊白石畫冊》并作序,選用作品35幅,其中山水畫20幅,足見徐悲鴻對齊白石山水畫的欣賞與推崇。齊白石在徐悲鴻寄來的畫冊樣本上題簽,并露出欣喜之情:“從來畫山水惟大滌子能變,我也變,時人不加稱許,正與大滌同,獨悲鴻心折。此冊乃悲鴻為辦印,故山水特多。安得悲鴻化身萬億,吾之山水畫傳矣,普天下人不獨只知石濤也。”

  筆者以為,齊白石山水畫的變化主要分三個時期。30歲開始學山水畫,1894-1903年這10年是臨古學習期,以學習四王、石濤、八大山人的山水畫為主;1903-1922年是變革過渡期,五出五歸,飽覽名山大川,以大自然為師,重點作品是《借山圖》;1922年以后是風格成熟期,徹底擯棄明清以來的山水圖式與皴擦點染的技法,形成齊白石自己的個人山水圖式和語言。

  齊白石早期山水畫明顯啟蒙于《芥子園畫譜》,從北京畫院藏的幾幅山水畫畫稿(《客桂林為郭五造稿》)來看,無論構圖還是線條都是非常傳統的。目前已知齊白石最早的一幅山水畫,是于1894年31歲時所畫的《龍山七子圖》,山石皴法完全是清代“四王”山水的套路,中規中矩,沒有什么特別之處。1903年的《華山圖扇》,有了一點變化,但尚沒有擺脫傳統山水畫的藩籬,沒有齊白石自己鮮明的個人風格。1910年的成套《借山圖》是齊白石過渡期代表作品,力求寫生真景,構圖疏朗簡約,但筆墨尚不夠開放潑辣。此后二三十年代的山水畫才是齊白石山水畫真正的成熟期,構圖新奇,墨瀋淋漓,放筆揮寫,一任自然,個人風格突出,找到了齊白石自己的山水畫語言圖式。

  客觀講,齊白石的山水畫既有傳統,也有創新。在傳統方面,齊白石山水畫受石濤、八大山人、米芾三人影響最大。在1922年齊白石畫的《戲臨大滌子八開》山水冊中,不難看出他對石濤的推崇。齊白石曾說:“我對大滌子(畫家石濤別號)是平生最所欽服的”,并作詩“下筆誰教泣鬼神,二千余載只斯僧。”除了石濤外,米氏云山也對齊白石產生了不小影響,在山水畫中大面積的用墨法來表現,在當時的同輩山水畫家中非常少見。而構圖求簡,用筆大膽,則明顯學習了八大山人的畫風。八大山人對齊白石的影響是終生的全面的,他早期的花鳥畫是非常典型的八大山人冷逸畫風,同樣,在山水畫上八大山人也深刻地影響著齊白石。 齊白石的山水畫創新的成分更大,尤其在他1903年至1909年“五出五歸”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寫生的東西多了,在1910年齊白石將游歷得來的山水畫稿整理畫成了一套50多幅的《借山圖》,圖式和筆墨完全是自家畫法。陳師曾在畫后寫跋語:“畫我自畫自合古,何必低手求同群”,對齊白石的山水畫給予較高評價。如重慶三峽博物館藏的一套《山水十二屏》,其中一幅就題句“我嘗游安南,由欽州之東興過鐵橋,有萬蕉中見野屋,風景絕佳,已收入借山圖矣。”齊白石最喜歡畫桂林山水,他說:“我在壯年時代游歷過許多名勝,桂林一帶山水,形式陡峭,我最喜歡,別處山水總覺不新奇,就是華山也是雄壯有余秀麗不足。我平生喜畫桂林一帶風景,奇峰高聳,平灘捕魚,即或畫些山居圖等,也都是在漓江邊見到的。”對真景觀察寫生使齊白石的山水畫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畫作鮮活生動,真正做到了由臨摹古人到表現自我的根本轉變。

  齊白石1920年代前的山水畫筆墨還比較拘謹,在上世紀20年代后筆墨完全放開了,大約在1922年左右,齊白石逐漸形成了自己個人的山水畫法。他在一幅《山水四條屏》中題道:“此畫山水畫法,前不見古人,雖大滌子似我,未必有如此奇拙,如有來者當不笑余言為妄也。”可知齊白石對自己的山水畫是相當自負的。從1923年開始,齊白石的山水畫逐漸添加了色彩,濃艷的色彩,令人耳目一新。甲子年(1924年)的《鱗橋煙柳圖》《老夫看熟桂林山》和乙丑年(1925年)的《山水十二屏》,標志著齊白石山水畫徹底變法成功,擺脫了幾百年來籠罩中國山水畫舊有程式的束縛,不再沿襲守舊,而是自創家法,無論構圖、筆墨還是立意,都堪稱前無古人。

  齊白石的山水畫提倡寫生,描繪大自然真山真水,寫胸中丘壑,鄙視簡單照搬照抄臨摹古人,開創了20世紀中國畫描寫現實山水的先河。他曾作詩云“胸中山水奇天下,刪去臨摹手一雙”,強調寫畫家胸中山水,反對只知臨摹古人。在另一首詩中寫道:“逢人恥聽說靳關,宗派夸能卻汗顏。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慣桂林山。”更是對傳統派一味復古表示不屑。他畫的《萬竹山居圖》《芭蕉書屋》等,都是在真實景色的基礎上加以個人的再創作,既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又高度提煉概括。1922年,齊白石在一幅畫上題道:“作畫先閱古人真跡過多,然后脫前人習氣,別造畫格。”中國美術館藏有一幅《江岸秀峰》,上題:“杏子塢老民用我家法”,自造家法對齊白石而言頭等重要。敢于獨造,自立門戶是齊白石山水畫的最大特色。

  運用大寫意的筆法來畫山水,是齊白石對近代中國山水畫的一大貢獻,為幾百年來所未有。明清以來的山水畫,無論沈周、文征明、仇英、唐寅、董其昌,還是石濤“四王”,都是工整細密居多,即便有寫意也是停留在小寫意層面,只有八大山人具有大寫意的筆墨山水。齊白石曾云:“作畫須有筆方使觀者快心”,這里的“有筆”就是指的大寫意的超邁縱橫,齊白石將徐渭、八大山人的墨法、筆法神奇地繼承下來,創造性地運用到他自己的山水畫中,山石的勾勒、點染,樹的畫法,粗放簡潔,揮寫自如,觀之使人快心。齊白石在一幅畫上題寫:“余自少至老不喜畫工致,以為匠家作,非大葉粗枝胡涂亂抹不足快意。”齊白石一改明清文人山水畫的拘謹工致,大塊運筆鋪墨,放筆直寫,使自己快意,令觀者快心。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在一派明清、四王的復古風中,齊白石的大寫意山水畫風確實太超前了,難怪受到非議和謾罵。

  齊白石山水畫的珍稀性,決定了它的價值非同一般。齊白石的山水畫近年在國內拍場時有上拍,在2011年11月嘉德秋拍上,齊白石《山水冊》(12開)曾拍出了1.94億元的天價。同年在瀚海秋拍“慶云大觀——近現代書畫”專場上《芭蕉書屋圖》以9315萬元創齊白石山水畫單幅作品最高價。此后,齊白石的山水畫真跡也陸續在拍場出現,在2013年5月嘉德春拍“老舍胡絜青藏畫專場”上,一幅《雨后云煙》拍出了1265萬元,另一幅《萬竹山居》1150萬元成交。

  齊白石在早期曾多次臨摹過八大山人的山水畫,頗得八大山人的筆墨神韻。

  齊白石的山水畫創新的成分更大,尤其在他1903年至1909年“五出五歸”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寫生的東西多了,在1910年齊白石將游歷得來的山水畫稿整理畫成了一套50多幅的《借山圖》,圖式和筆墨完全是自家畫法。陳師曾在畫后寫跋語:“畫我自畫自合古,何必低手求同群”,對齊白石的山水畫給予較高評價。如重慶三峽博物館藏的一套《山水十二屏》,其中一幅就題句“我嘗游安南,由欽州之東興過鐵橋,有萬蕉中見野屋,風景絕佳,已收入借山圖矣。”齊白石最喜歡畫桂林山水,他說:“我在壯年時代游歷過許多名勝,桂林一帶山水,形式陡峭,我最喜歡,別處山水總覺不新奇,就是華山也是雄壯有余秀麗不足。我平生喜畫桂林一帶風景,奇峰高聳,平灘捕魚,即或畫些山居圖等,也都是在漓江邊見到的。”對真景觀察寫生使齊白石的山水畫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畫作鮮活生動,真正做到了由臨摹古人到表現自我的根本轉變。

  齊白石1920年代前的山水畫筆墨還比較拘謹,在上世紀20年代后筆墨完全放開了,大約在1922年左右,齊白石逐漸形成了自己個人的山水畫法。他在一幅《山水四條屏》中題道:“此畫山水畫法,前不見古人,雖大滌子似我,未必有如此奇拙,如有來者當不笑余言為妄也。”可知齊白石對自己的山水畫是相當自負的。從1923年開始,齊白石的山水畫逐漸添加了色彩,濃艷的色彩,令人耳目一新。甲子年(1924年)的《鱗橋煙柳圖》《老夫看熟桂林山》和乙丑年(1925年)的《山水十二屏》,標志著齊白石山水畫徹底變法成功,擺脫了幾百年來籠罩中國山水畫舊有程式的束縛,不再沿襲守舊,而是自創家法,無論構圖、筆墨還是立意,都堪稱前無古人。

  齊白石的山水畫提倡寫生,描繪大自然真山真水,寫胸中丘壑,鄙視簡單照搬照抄臨摹古人,開創了20世紀中國畫描寫現實山水的先河。他曾作詩云“胸中山水奇天下,刪去臨摹手一雙”,強調寫畫家胸中山水,反對只知臨摹古人。在另一首詩中寫道:“逢人恥聽說靳關,宗派夸能卻汗顏。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慣桂林山。”更是對傳統派一味復古表示不屑。他畫的《萬竹山居圖》《芭蕉書屋》等,都是在真實景色的基礎上加以個人的再創作,既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又高度提煉概括。1922年,齊白石在一幅畫上題道:“作畫先閱古人真跡過多,然后脫前人習氣,別造畫格。”中國美術館藏有一幅《江岸秀峰》,上題:“杏子塢老民用我家法”,自造家法對齊白石而言頭等重要。敢于獨造,自立門戶是齊白石山水畫的最大特色。

  運用大寫意的筆法來畫山水,是齊白石對近代中國山水畫的一大貢獻,為幾百年來所未有。明清以來的山水畫,無論沈周、文征明、仇英、唐寅、董其昌,還是石濤“四王”,都是工整細密居多,即便有寫意也是停留在小寫意層面,只有八大山人具有大寫意的筆墨山水。齊白石曾云:“作畫須有筆方使觀者快心”,這里的“有筆”就是指的大寫意的超邁縱橫,齊白石將徐渭、八大山人的墨法、筆法神奇地繼承下來,創造性地運用到他自己的山水畫中,山石的勾勒、點染,樹的畫法,粗放簡潔,揮寫自如,觀之使人快心。齊白石在一幅畫上題寫:“余自少至老不喜畫工致,以為匠家作,非大葉粗枝胡涂亂抹不足快意。”齊白石一改明清文人山水畫的拘謹工致,大塊運筆鋪墨,放筆直寫,使自己快意,令觀者快心。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在一派明清、四王的復古風中,齊白石的大寫意山水畫風確實太超前了,難怪受到非議和謾罵。

  齊白石山水畫的珍稀性,決定了它的價值非同一般。齊白石的山水畫近年在國內拍場時有上拍,在2011年11月嘉德秋拍上,齊白石《山水冊》(12開)曾拍出了1.94億元的天價。同年在瀚海秋拍“慶云大觀——近現代書畫”專場上《芭蕉書屋圖》以9315萬元創齊白石山水畫單幅作品最高價。此后,齊白石的山水畫真跡也陸續在拍場出現,在2013年5月嘉德春拍“老舍胡絜青藏畫專場”上,一幅《雨后云煙》拍出了1265萬元,另一幅《萬竹山居》1150萬元成交。
編輯/ 朱冬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22选5今天晚上开 36选7开奖结果广 历届欧冠冠军 天津麻将混皮是什么意思 哈灵麻将没有安卓版吗 甘肃十一选五的精确预测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亲友湖南麻将苹果版本 福彩3d500期带线走势图 华东15选5胆拖投注 平码二中二最准的网站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 秒速飞艇2期必中免 投资理财平台跑路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