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近現代書畫 > 花 鳥 > “歲朝清供”

“歲朝清供”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部

  庚子新年,武漢疫情讓人牽掛,然而隨著舉國上下同心皆力,一致抗“疫”,相信不假時日,定能戰勝病毒!在此,僅借文學大家汪曾祺先生(1920-1997)的散文《歲朝清供》和古往今來的“歲朝”、“清供”題材的繪畫, 希冀能為讀者帶來一份安慰與春之希望~

“歲朝清供”
吳湖帆、馮超然、商笙伯、張石園等《歲朝圖》

 

《歲朝清供》

汪曾祺

    “歲朝清供”是中國畫家愛畫的畫題。明清以后畫這個題目的尤其多。任伯年就畫過不少幅。畫里畫的、實際生活里供的,無非是這幾樣:天竹果、蠟梅花、水仙。有時為了填補空白,畫里加兩個香櫞。“櫞”諧音圓,取其吉利。水仙、蠟梅、天竹,是取其顏色鮮麗。隆冬風厲,百卉凋殘,晴窗坐對,眼目增明,是歲朝樂事。

 
 
“歲朝清供”
八大山人《芝蘭清供圖》
 

    我家舊園有蠟梅四株,主干粗如湯碗,近春節時,繁花滿樹。這幾棵蠟梅磬口檀心,本來是名貴的,但是我們那里重白心而輕檀心,稱白心者為“冰心”,而給檀心的起一個不好聽的名字:“狗心”。我覺得狗心蠟梅也很好看,初一一早,我就爬上樹去,選擇一大枝——要枝子好看、花蕾多的,拗折下來——蠟梅枝脆,極易折,插在大膽瓶里。這枝蠟梅高可三尺,很壯觀。天竹我們家也有一棵,在園西墻角。不知道為什么總是長不大,細弱伶仃, 結果也少。我不忍心多折,只是剪兩三穗,插進膽瓶,為蠟梅增色而已。

 
“歲朝清供”
溥儒《歲朝圖》
 
“歲朝清供”
唐云《歲朝圖》
 
 

      我走過很多地方,像我們家那樣粗壯的蠟梅還沒有見過。

 

      在安徽黟縣參觀古民居,幾乎家家都有兩三叢天竹。有一家有一棵天竹,結了那么多果子,簡直是豈有此理!而且顏色是正紅——一般天竹果都偏一點紫。我駐足看了半天,已經走出門了,又回去看了一會兒。大概黟縣土壤氣候特宜天竹。

 

      在杭州茶葉博物館,看見一個山坡上種了一大片天竹。我去時不是結果的時候,不能斷定果子是什么顏色的,但看梗干枝葉都作深紫色,料想果子也是偏紫的。


“歲朝清供”
齊白石《歲朝清供》1939年作
 

      任伯年畫天竹,果極繁密。齊白石畫天竹,果較疏,粒大,而色近朱紅,葉亦不作羽狀。或云此別是一種,湖南人謂之草天竹,未知是否。

 

      養水仙得會“刻”,否則葉子長得很高,花弱而小,甚至花未放蕾即枯癟。但是畫水仙都還是畫完整的球莖,極少畫刻過的,即福建畫家鄭乃珖也不畫刻過的水仙。刻過的水仙花美,而形態不入畫。

 
“歲朝清供”
吳昌碩《歲朝清供》
 
 

      北京人家春節供蠟梅、天竹者少,因不易得。富貴人家常在大廳里擺兩盆梅花(北京謂之“干枝梅”,很不好聽),在泥盆外加開光豐彩或景泰藍套盆,很俗氣。

 

      窮家過年,也要有一點顏色。很多人家養一盆青蒜,這也算代替水仙了吧。或用大蘿卜一個,削去尾,挖去肉,空殼內種蒜,鐵絲為箍,以線掛在朝陽的窗下,蒜葉碧綠,蘿卜皮通紅,蘿卜纓翻卷上來,也頗悅目。

 
“歲朝清供”
豐子愷《慶歲圖》
 
 
“歲朝清供”
張大千《歲朝清供》
 
 

      廣州春節有花市,四時鮮花皆有。曾見劉旦宅畫“廣州春節花市所見”,畫的是一個少婦的背影,背篼里背著一個娃娃,右手抱一大束各種顏色的花,左手拈花一朵,微微回頭逗弄娃娃,少婦著白上衣,銀灰色長褲,身材很苗條。穿淺黃色拖鞋。輕輕兩筆,勾出小巧的腳跟,很美。這幅畫最動人之處,正在腳跟兩筆。

 

      這樣鮮艷的繁花,很難說是“清供”了。

 

      曾見一幅舊畫:一間茅屋,一個老者手捧一個瓦罐,內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題目:“山家除夕無他事,插了梅花便過年。”這才真是“歲朝清供”!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今天3d试机号是多 吉林麻将吧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黄金岛安卓手机版长沙麻将 财牛汇 北京股票配资网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收 河北快3 安徽快三开奖记录 快乐十分遗漏 广东麻将十三幺牌型 湖北卡五星麻将手机 德宏信投 聚宝盆配资 恒乐股资 银河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