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當代書畫 > 國畫 >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

  繼香港“等我一下”展之后,2019年11月16日至2020年1月10日,由林似竹與楊浚承聯合策劃的 “遣興——王天德個展墨齋畫廊(Ink Studio)開幕,展出王天德2019年的山水系列近作30余幅,這些作品以獨特的香燙之法展現雪景山水的空靈與寂寥。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林泉問道,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221.5x121cm

   從2014年蘇州博物館個展“后山”、2015年故宮博物院“回”、2017年廣東美術館“越過山丘”,2018年“等我一下”,及至此次墨齋畫廊的“遣興”個展,王天德在每次展覽的作品,都為中國水墨的探索注入新穎的意念。

      此次展覽的名稱“遣興”,有“有感而抒懷”之意,為清代篆刻大家黃士陵的一方同名印章。而“遣興”一詞則源于唐代著名詩人杜甫的同名詩作,抒發其在流放他鄉之時對家人的思念。隨后的一千多年里,諸多文人學者皆以詩文回應,共遣思鄉之情。而后,“遣興”一詞所承載的復雜且飽滿的情感也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沉淀,令更多的人產生情感上的共鳴,有感而抒懷。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黃士陵 遣興 鈐印 王天德收藏

   在策展人林似竹博士看來,“遣興”這一概念表達了一種復雜的情感,一種思念,一種對美好的向往,和對親人朋友的懷念。“王天德的個展‘遣興’用當代藝術的表現手法,譜寫了一首中國傳統文化的頌歌,這次展覽所呈現的作品,揭開了沉積多年層次分明的歷史和文化。在中國古代重要的藝術家、詩人、政治家,以及藝術作品之間的相互關聯展現出來,并進行跨越時空與歷史的對話。”

  王天德:通過歷史痕跡尋找古今藝術的對接

  王天德以“香”燙書法和水墨山水,拼接了歷史碑石的拓印,將歷史內容注入當代水墨中。他通過搜集到的明清時期的文字碑石,從中找到彌合文化斷裂,重新對接傳統的途徑進行延續,主動引進真實的歷史物質文本,建構一種新的創作敘事模式。

  其中香燙之法始于2002年,這時還是“煙燙”,這一年,“我受邀到巴黎參展,什么材料都不能帶,我只帶了八、九包紅雙喜煙和很多紙。短期工作室沒有電扇和空調。巴黎夏天很熱,特別是傍晚,塞納河的水蒸氣使你一二個小時不知所措。那時我就抽煙。我抽到一半的時候,煙灰掉在紙上,燙了一個痕跡。我說:‘My god’,這真是上帝給了我最好的材料。我在信件上燙了很多像阿拉伯文字的符號。當時沒有想到做作品,幾個月回來之后阿拉伯文就變成中國書法了。”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創作過程

  后來,王天德開始轉向“香”燙,“2005年鄭勝天老師在溫哥華為我策劃了個展《香火》。溫哥華全城禁煙,所以只能用香。我在展覽上擺了一個臺子,臺子上鋪滿從海邊拉來的沙子,進來的觀眾都要在門口點一枝香插在沙子里。香燙從那個時候開始。從某種角度來說,香燙或許更有宗教的意義。”

  在很多作品中,王天德會用層疊的方式處理畫面,一般來說上層會是一張燙畫,下層則是水墨畫,他把兩張畫疊加在一起形成錯位的效果。“我的畫有二層、三層,即使你看不到,但制作的過程會讓我感到很愉快。如果作品做得不好,也會讓我無比傷感。我全力做的作品,往往經裱畫師一裱就失敗了。藝術是一種非常慢的體驗,讓自己去尋找一種愉悅、一種傷感。”

  碑刻也是王天德創作中的重要元素,“很多中國古代的書法實際上都以碑刻的形式留存下來。但很多碑文都散落在民間,部分石碑甚至在不起眼的河道里被發現。然而碑刻的價值卻是不可估量的,從某種意義上說,碑是家族的、地區的、個人的歷史記錄。”王天德利用碑文拓片及書法作品植入其雪景山水的獨特創作,在歷史的長河中開啟了與古人的時空對話。

  “不知道多少年后,會不會有人鑿開這墻,找到我的作品。我只是想通過歷史的痕跡找到當代藝術和古典藝術的對接。”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薄雪讀碑圖, 2019, 宣紙、墨、火焰、書法 166x49.5cm,166x80cmx4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出塞, 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31x45cm

  此次展覽所呈現的作品中,王天德將巨幅唐代碑拓作為藝術史概念中的現成品融入作品當中,創作了“柳公權”碑帖裝置。對于任何一個想要研習書法的中國人來說,碑拓都是最為重要的素材之一,且相較于石碑更易流傳。王天德以碑拓入畫,不僅將其更好地保存流傳,同時也通過自己的作品讓傳統書法與文化為更多的當代觀眾所見,所感,所喜,所悟。與此同時,本次展覽對于雪景山水的側重亦可視作一種對原始與傳統的回歸。
  通過“遣興”個展,王天德將中國文化與歷史中層層沉積的碎片與時空漸次展開,每一層都建立在過去的基礎之上,并對過去進行觀照與對話。無論當代文化采用什么樣的表現形式,也不論它與過去之間的距離有多遙遠,它都不可避免地根植于過去。王天德的作品正是反映出歷史上如柳公權這樣的書法巨匠們亦可與當今時代有所關聯,他們作品背后的思想亦是如此。而拓片以及發明拓片這一藝術形式背后的過程與思考都可成為創作新藝術作品的靈感源泉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展覽開幕現場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展覽現場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藝術家王天德

  王天德,1960年出生于上海,1988年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后于該院書法系獲博士學位,現任復旦大學教授。王天德以其對傳統中國藝術的革命性創新享譽海外,被譽為中國當代水墨發展史上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王天德以獨創的水墨山水疊加煙燙或香燙繪畫的技法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語言。后又將自己的山水創作與自己收藏的古代碑拓相結合,在古與今,毀滅與創造,永恒不變與稍縱即逝之間尋求連接與對話。

  “王天德沒有用外來的東西進行創造,而是直接采用中國畫、書法、碑帖等傳統形式進行創作,雖然手法上采用了一些現代技法如挪用、拼貼,總體來說,他是在傳統里挖掘中國畫的當代性。”對于王天德的藝術創作,策展人楊浚承這樣評價到。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千雪傍松圖 (局部), 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223.5x99.5cm

      本次展覽開幕時,雅昌藝術網與王天德先生就本次展覽的命名由來、其藝術創作的題材、其學書的經歷等問題進行了一次訪談,茲錄如下,希望讀者能通過這次訪談更深入的了解這位藝術家。

  雅昌藝術網:此次展覽主題“遣興”很有意思,是什么理由?

  王天德:“遣興”是我收藏了一方黃士陵印章的印文。黃士陵生長在新安江邊,為了生活去了廣州賣字畫,他大概常常思念家鄉才刻了這方印。“遣興”也是杜甫等詩人表達思鄉情感的詩詞標題。我女兒十五歲出國讀書,雖然現在通訊方便了,也依然很想她,這也是“遣興”的感覺。

  這也反映了一個社會問題:目前,把自己子女送到國外念書的中國父母已經成為相當一部分社會群體。“遣興”是父母內心中無時無刻的思念。當代水墨不僅關注形而下的技術和形式或形而上的觀念,更可以通過新的表現形態去考量當下的社會問題。
       
在此次展覽中,我用3D打印的方式把這枚印章打印了出來,希望用高科技的方式,對“遣興”進行重新解讀。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雅昌藝術網:為什么此次展覽的作品均為雪景山水?

  王天德:1983年冬,為了考美院我向工廠請假去山東畫一些速寫,其間一個人去爬了泰山,那天下著小雪,爬了很久后,突然看見前方立著一個人,我嚇了一跳,在離他一百米處站著至少一刻鐘不敢靠近,最后那個人叫我說:“你放心,我們在這已經很多年了,專給過路的游客煮熱茶,你相信我。”我上去之后,他果然燒水給我喝。還可以根據自己能力付錢買一個饅頭。我很感動,到現在還最喜歡饅頭的味道。

  爬到山頂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借了一件軍大衣看日出,邊上坐著一對沈陽來的軍人。他頭朝北看了一眼說:“你看到那條白色嗎?”那是冰凍的黃河,像冰玉一樣。日出太陽剛剛升起,這條蜿蜒的冰帶好似凝結了大地的氣息,讓我有了一個很強的反應,我覺這真像一條中國龍。因為對這件事情一直記憶猶新,就決定創作一系列北方山水。

  下山后,我又在泰山腳下花了一天時間把《張遷碑》整篇臨摹下來。當時周邊沒有人,零下八度的氣溫,我不停地蹬著腳,寫十幾個字走一走,就這樣一點點地臨了下來。我創作此次展覽中的作品時,仍然能感覺到當時的寒冷。所以“遣興”不僅是對子女的思念,更是對往事的追憶

  雅昌藝術網:具體是怎么表現北方山水的呢?

  王天德:我希望用唐以前的書法和拓片來重新尋找北方的氣度和當時存在的一種歷史沉淀感。例如《薄雪讀碑圖》中,我特地將清初鄭簠臨《魯俊碑》的書法植入這件四聯作品中,兩相對照。因為《魯俊碑》的尺幅較大,這也導致我的雪景山水尺幅也非常大。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雅昌藝術網:所以您最近的作品融入了許多漢唐碑帖拓片,尤其是這件“柳公權”碑帖裝置,可否介紹下?

  王天德:我六歲開始寫毛筆字,寫的第一張帖子是柳公權的《玄秘塔碑》。我在小學、中學也寫柳體。直至進入上海工藝美校之后,才逐漸開始寫顏體。但這么多年下來,我總是會懷念小時候接觸的第一位書法家柳公權。“柳公權”碑帖裝置中,我用了柳公權《高元裕碑》、《馮宿碑》的拓片,并在上面分別寫下“公”“權”二字,作為我內心沉淀了很久的學習回憶。

  其中《馮宿碑》是柳公權60歲時寫的,恰恰是我這個年紀,通過對柳公權作品的再解讀,讓我對藝術和生活有了更深的體驗,我覺得在學習過程中,我們可以通過分析前人所走過的經驗,更深度地認識自已,這也是新媒體時代,我們可以不被物化的生存方式之一。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雅昌藝術網:技法上,碑刻、香燙、層疊的方式仍然是此次展覽作品中重要的構成部分,具體操作上,有沒有什么變化?

  王天德:無論是把碑刻植入我的作品,還是用香燙灼燒的方式形成山水,這些與之前并沒有什么變化,只是宣紙的層疊方式上有所變化。

  一般來說,我的很多作品都是上層一張燙畫(水墨畫的鉛筆稿),下層則是水墨畫,我把兩張畫疊加在一起形成錯位的效果。此次展覽中,只有《薄雪讀碑圖》這組作品采用的是這種技法,其它的均是上層一張燙畫(水墨原畫),下層一張鉛筆稿。這樣處理之后,我們可以作品中看到更多筆墨的原味。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石門見雪圖, 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37.5x65cm

  雅昌藝術網:畫面中的上下兩層畫面,分別對您意味著什么?

  王天德:我覺得這兩層分別是不同水墨文化的呈現,是傳統和當代的交織與對話。其中燒過之后有的墨痕會從鏤空的地方呈現一部分出來,而有的則被隱藏,呈現出來的可能就是現在所需要的,沒呈現的還不需要,可能五十年、一百年后才能被看到。這也是我對傳統的認知過程。

  我在大畫上基本都會蓋一方齊白石的印,叫“天衣無縫”。這次我希望“遣興”的文意和作品的內涵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起。

  從理論和實踐上,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或者我個人來說,需要更深度地挖掘自己,呈現更多內容,這就是我以后創作需要努力的方向。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千雪傍松圖, 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223.5x99.5cm

王天德:在雪景山水中遣興追憶
王天德 千雪傍松圖 (局部), 2019, 宣紙、墨、火焰、拓片 223.5x99.5cm 

  雅昌藝術網:您未來的創作方向是什么?會繼續燙畫嗎?

  王天德:藝術創作就是對生命的感悟,我現在最大的感悟就是能夠安靜下來,耐心地創作一件作品,靜靜地欣賞一件作品,這樣我就滿足了。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得利斯股票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短线股票推荐网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8月15 快乐彩开奖结果浙江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 看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2020年7星彩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万能码 最近十期3d开机号 pk10计划软件免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分析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 全国前三配资 股票配资是坑人吗 常山股份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