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今日快訊 > 快訊 >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

來源:有畫說藝術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

        疫情之下,生活處境的改變是必然的。從前喜歡外出鍛煉的人也只能在家做一做“囚徒健身”,從前總是在外海吃胡喝的人也終于能靜下心來好好練一練廚藝。對于一切不能去到抗疫一線的小伙伴們來說,禁足,就是與疫情所作的最大抗爭了,往小里說,這是保護自己、避免添亂的必要手段,往大里說,這也是喧囂鬧市中難得的一次靜修。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抗疫繪畫

        藝術家其實并非那種整日關在書齋寫寫畫畫的呆子,其實,平日里,藝術家也屬于那種不出門就得憋瘋的人,外出采風寫生那是必須的,而各種筆會雅集也是排得滿滿的……疫情之下,禁足在家的藝術家們都在干啥呢?

        藝術能否抗疫

        疫情之后各界的抗疫行動迅速響應,藝術界的抗疫自然也不可或缺。盡管,在戰爭或者災害面前,人們總覺得藝術家屬于文弱書生的一類,但似乎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是戰爭還是災禍面前,又從未缺少過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畫家的身影。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抗疫繪畫

        人們感受世界一切變化的直觀來源,無外乎聲音和畫面,而書畫藝術的載體就是基于視覺的畫面。在全民抗疫的禁足中,也唯有聲音和畫面能飛越一道道欄柵和門墻被人們感知,而藝術家創作的繪畫也是眾多抗疫資訊中最美的風景,一幅幅表現抗疫題材歌頌英雄的繪畫不斷呈現。 

       但抗疫繪畫的大量涌現,讓禁足在家觀賞的人們產生了一個靈魂式的拷問:藝術能否抗疫?繪畫于抗擊疫情又有何意義?

       古代的抗疫繪畫

       如果直白地回應藝術當然能抗疫、繪畫于戰“疫”意義重大,顯然是無法說服善于思考和辯論的宅家小能手們。不過,或許我們可以來看看古代的那些有關抗疫繪畫,記錄下了不同時代下人類與瘟疫的較量,看看抗疫繪畫于歷史上的瘟疫有何價值。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雅典的抗疫

      在約兩千五百年前的埃塞俄比亞,出現了一種神秘的高燒病毒,從南部開始蔓延至埃及,掠過波斯帝國和愛琴海岸直抵雅典。這一年的夏天特別炎熱,加之雅典和斯巴達的掐架還沒干完,人們趕著牲口涌入雅典城內,高燒病毒寄存在某個入城者身上,隨即引發了一場長達三年、遠比斯巴達恐怖的瘟疫之戰。瘟疫結束數百年后人們仍然記得先輩經歷的那場災禍,他們用繪畫重現了結束雅典瘟疫的重要手段——用烈焰熏燒帶著精油的樹枝凈化空氣中的病毒,最終阻隔了大肆傳播的瘟神。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古羅馬的抗疫

         兩百多年后瘟神降臨古羅馬,與雅典瘟疫不同的是,這次的病癥表現更為恐怖,染病者身上起瘡并結成魚鱗狀剝落,在后世畫家尼古拉斯·普桑的繪畫中對這場一天能致死數千人的瘟疫進行了復原,肆虐了七年的瘟疫,直接導致了黃金時代的終結,古羅馬的輝煌文藝也被這場瘟疫摧毀,自此,人們人知道只有持續而警惕的防控才能真正終結一場瘟疫。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查士丁尼抗疫

       公元五百四十一年,傳奇的查士丁尼正御駕親征波斯,瘟神悄然在君士坦丁堡降臨并無聲地滲入了拜占庭帝國的每個角落,然而,一群不敢打擾查士丁尼親征雅興的留守棟梁,刻意隱瞞了鼠疫當頭的危機,后世畫家Jules Elie Delaunay將封鎖的衛隊和無援的染疾百姓畫的對比鮮明,當二十余萬生靈被瘟神抹去之后才驚動了查士丁尼,拜占庭帝國由此走向崩潰。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中世紀抗疫

         但上面這些瘟疫都只能算瘟神的開胃菜,十四世紀蒙古軍將瘟神帶入西歐,人們用pest來稱呼這次鼠疫,最嚴重的時候,所有街道和村莊的過半房屋上都刷著一個碩大的“P”字,這大概就是最早的隔離標志了,大概和看到“拆”字的效果差不多,人們見到這個P字就遠遠繞過這些房屋,瘟神在這次死亡使命中收獲了約三千萬生靈的性命。一百多年后畫家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描繪了皇帝主教也在鼠疫中中招的情形。這次鼠疫促使了第一個隔離面罩的發明,也被其他畫家記錄下來。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美洲瘟疫

      十六世紀時瘟神隨著探險家埃爾南·科爾特斯來到了美洲的原始凈土,當原住民阿茲特克人即將趕跑西班牙入侵者時,天花開始在數百萬原住民中傳播,很快又讓南方的印加帝國中招,瘟神這次差點讓美洲原住民滅絕,當時的殖民畫家重現了天花隨入侵者進入美洲的畫面,并將天花在印第安人身上的各種癥狀畫了下來。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倫敦抗疫

      十七世紀淋巴腺鼠疫在倫敦傳播開來,每周超五千人的死亡嚇跑了英王查理,人們在街頭焚燒辣椒等刺激性植物抵御鼠疫,最終引發一場大火將倫敦過半的城市焚毀,城市與鼠疫在這場大火中同歸于盡,當時的畫家將人們焚燒辣椒的場景描繪了下來,并畫下了比中世紀更為先進的防護服。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米蘭抗疫

       一六二九年,德法士兵將瘟神帶到了曼圖亞,威尼斯士兵感染后撤退時傳入米蘭,但米蘭當時的防控非常到位遏制了瘟疫的蔓延,當人們稍加松弛的時候,在初春時舉辦了一場城市狂歡節,人們狂歡結束之后輪到了瘟神狂歡,無法再有效控制的瘟疫致使六萬人喪命,讓米蘭成為恐怖之都,畫家記錄下了狂歡之后瘟神跳舞的畫面。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繪畫中的瘟疫

  •  繪畫中的馬賽抗疫

       十八世紀初,一艘商船經過鼠疫爆發的塞浦路斯,將瘟神帶到了馬賽,馬賽港口下令禁止商船泊岸卸貨,但城內貴族急需商船上滿載的絲綢,他們無知地迫使港口解除對商船的隔離,不到五天時間瘟疫便開始在馬賽爆發。畫家將港口岸邊尸橫遍野的場景描繪了下來,施壓開放商船的貴族也成為了馬賽的千古罪人。

       藝術的抗疫力量

       看看這些古畫中的瘟疫,就明白藝術對于災難的記錄是多么有價值,繪畫記下了瘟疫的起因、癥狀、防控治療措施、放松警惕的后果以及官僚愚昧致使的人禍。這些古畫于瘟疫爆發的當時而言,顯然也毫無力量和意義可言,然而,藝術即便在被唾棄的時代仍然以獨有的人文關懷視角讓災難的畫面得以留存、讓每次瘟疫中的經驗教訓得以流傳、讓那些以生命之代價呼喊出預警之聲的人被銘記,這就是藝術抗疫的力量。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抗疫繪畫

        在醫學和科技抗疫力量無比強大的今天,藝術也許仍然只能呈現出一種微弱的姿態,但用畫面發聲同樣是力量展現的方式,對于每個禁足在家的人來說你可以通過這些作品感受到人文關懷,對于每個在一線的英雄來說他能感知到文化的力量,而對于歷史而言,就無疑像我們回顧歷史上那些有關于瘟疫的繪畫一樣,能將那些經驗教訓以藝術的方式以入木三分的無聲方式傳于后世。

藝術能抗擊疫情嗎?看看古畫中的瘟疫抗疫繪畫

       很顯然,疫情無法阻擋藝術,若再往小處說,疫情之下宅著也是無聊,有如此多的抗疫繪畫藝術呈現出來,對于平日里忙到無暇看一場畫展的人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提升藝術審美的機會呢?盡管在這些繪畫當中難免有濫竽充數跟風的粗制濫造之作,但這又何妨?一番淘汰之后留下來的,終究是那些意義重大、力量強大的抗疫繪畫。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配资炒股_杨方配资平台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 俊升配资 智财资本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湖北快三开奖记录 河南快三快三号码推荐 今晚6十1开奖直 中石油股票行情 不要碰炒股男人 新牛人配资 上海乐乐麻将 四场进球彩推荐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切记不要满仓买入 配资安全 北京自动麻将机专卖店